公告:

温馨提示:收藏导航站,找博娱不迷路!

首页 > 行业资讯 > 资讯详情

太阳城集团两年亏近30亿:资不抵债 靠控股股东输血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太阳城集团延迟发布的2019年年报在6月8日正式披露。年报显示,太阳城集团2019年总收入约6.1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22.81%,2019年度亏损达15.09亿元,亏损较上年进一步扩大。截至收盘,太阳城集团报1.30港元/股,涨幅1.56%,不过今年以来其股价累计跌幅达18.24%。


       依赖控股股东财务支援

 

  太阳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太阳城集团”,不涵括其老板周焯华先生旗下的贵宾厅业务)成立于2006年,2007年2月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集团主营业务为物业开发、物业租赁、酒店及综合度假村之一般顾问服务及旅游相关产品及服务。

 

  提到太阳城集团,不得不提到其实控人周焯华。2019年中报显示,太阳城集团最大股东为名萃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4.87%,其中,郑丁港及周焯华各持有名萃有限公司50%股份,为公司实控人。

 

  近两年来,太阳城集团的业绩承压。年报显示,太阳城集团2019年总收入约6.12亿元人民币,与2018年的7.93亿元相比,同比下降22.81%;毛利由2018年的2.37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9991.8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57.78%。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太阳城集团年度亏损达15.09亿元,与2018年亏损14.59亿元相比,亏损进一步扩大,两年累计亏损近30亿元。此外,该公司的流动负债超出其流动资产32.82亿元,总负债超出其总资产17.05亿元。

 

  “这说明该公司资不抵债,已经不只是流动性危机了。”国开证券首席投资顾问李世彤告诉记者,有的公司是流动负债太高,出现流动性危机,但是它的总资产大于总负债,那么净资产还是正的,而该公司的总负债已经超出了总资产,净资产已经成了负值。这家公司还能继续维持,背后或有资金支持。

 

  独立核数师在有关持续经营的重大不明朗因素中提到,该集团倚赖其控股股东周焯华的财务支援,包括来自控股股东及关联公司的垫款及可换股债券,总账面值约为35.56亿元。

 

  “倘若无相关财务支援,以及当债务于日常业务过程中到期偿还,该集团或未能应付其财务责任。此等状况表明存在重大不明朗因素或会对集团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重大疑问。”独立核数师写道。

 

  千万元银行账户被冻结董事会称不知悉

 

  核数师在保留意见中提到,该集团存有受限制银行存款约人民币2296.9万元的若干银行账户被中国有关当地部门冻结,但管理层未能提供足够有关当地部门或者银行有关被冻结银行账户的资料。因此,核数师未能进行其他审核程序以及确定被冻结银行账户的结余是否不涉及重大事实陈述或是否存在潜在的负债。

 

  对于核数师的保留意见,太阳城集团的董事会认为,即使有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其影响也不大,原因是受影响总金额占该集团于2019年12月31日经审核总资产少于0.6%;即使账户被冻结该集团仍如常进行业务营运;此外,经作出审慎查询后,该集团并不知悉有任何涉及被冻结银行户口及或本集团就此之法律诉讼。

 

  对此,李世彤分析称,在企业违约没有还贷的情况下,银行可能会采取一些手段追债,比如冻结存款,然后和对方协商还款。

 

  “本集团管理层仍在了解导致被冻结银行账户的事件,未能估计相应财务影响。”年报中称,针对保留意见,该公司一直在积极申请解除被冻结银行账户,并向有关方提供协助以解除被冻结银行账户。

 

  博彩业务受疫情影响显著承压

 

  此前,天风证券曾在研报中表示,未来随着公司地产业务剥离,太阳城集团将成为较纯粹的博彩标的。

 

  从业务收入来看,太阳城集团也的确在剥离房地产业务。2019年年报显示,该集团收入中,旅游相关产品及服务收入达5.20亿元,尽管同比下滑了2.87%,但在收入中的占比高达84.95%,与去年占比67.51%相比有大幅提高。而销售物业收入为1890.1万元,与2018年的1.77亿元相比,同比骤降89.34%。

 

  从地域来看,澳门在收入中占首位。2019年,澳门地区的收入达4.97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高达81.3%。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澳门一季度博彩业收入下降九成。

 

  澳门博彩监察局数据显示,今年5月博彩收入为17.64亿澳门元,同比下降93.2%,已连续8个月下滑。

 

  兴业证券此前在研报中分析道,今年2月澳门特区政府下令关闭澳门娱乐场15天,对于六大博彩运营商业绩影响较大,主要在于重资产的运营模式使其固定成本高昂。虽然娱乐城已恢复运营,但由于自由行签注仍暂停、旅客情绪较弱及全国交通出行未全面恢复等,预计开业后的娱乐场人流仍疲软,预计濠赌业2020年上半年盈利能力均显著承压。

 

  太阳城集团在年报中亦提到,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俄罗斯及东南亚国家爆发,其后各地政府实施隔离检疫措施及旅游限制,以至其他国家亦相继实施旅游限制,对公司以及联营公司、合营公司的营运带来负面影响。由于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内地、菲律宾及澳门,而联营公司及合营公司则在俄罗斯和越南营运。

 

  年报表示,鉴于未来形势发展及市场情绪的本质使然及难以预测,实际财务影响或有差别,需观察疫情未来的发展,以及政府应对疫情的政策及措施。如有实际财务影响将在本集团2020年综合财务报表中反映。

 

  对于太阳城集团连续亏损未来如何扭亏、靠控股股东输血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千万元银行账户被冻结是何原因等问题,记者向太阳城集团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热门资讯